地址:江蘇省海門市三廠鎮中華東路361號    郵編:226121    網址:www.bahamas-mon.com

                                                  COPYRIGHT ? 2019 海門市刀片有限公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05080399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南通  【后臺管理

                                                  名稱:海門市刀片有限公司    電話:0513-82601601 手機:13962907388  傳真:0513-82602005  E-mail:Lb@hmdpc.com 

                                                  新聞中心

                                                  >
                                                  >
                                                  社科院專家:戶籍改革到位每年可獲超萬億收益

                                                  社科院專家:戶籍改革到位每年可獲超萬億收益

                                                  瀏覽量
                                                  1971年出生,1993年和1996年,先后在安徽農業大學農業經濟系獲得農業經濟學學士學位和碩士學位;1999年獲得浙江大學管理學院經濟學博士學位。
                                                   
                                                  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力資源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勞動與就業研究室主任。
                                                   
                                                  研究領域為勞動經濟學、人口經濟學、發展經濟學、中國經濟增長。
                                                   
                                                  ★ 核心觀點
                                                   
                                                  戶籍制度改革牽涉醫療、教育、養老等保障制度,現在迫切需要的是一個具有全國統籌、頂層設計的改革方案。如果將社會保障的統籌層次提高到中央層面,全國一個標準,戶籍制度改革的難度會小很多。
                                                   
                                                  戶籍制度改革的成本,很多計算都是不恰當的。我們的研究表明,如果把改革措施做到位,通過促進勞動力的進一步流動,可以帶來效率改善和生產力提升,每年大概能帶來相當于1萬億-2萬億的收益。
                                                   
                                                  戶籍改革迫切需要頂層設計
                                                   
                                                  新京報:7月24日,國務院印發《關于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至今已有三個月時間。你認為當前戶籍制度改革的進展如何?應該怎樣細化改革方案?
                                                   
                                                  都陽:《關于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與先前頒布的《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中有關戶籍改革的很多內容是一脈相承的。這些文件確定了戶籍制度改革的一些基本方向和原則?!兑庖姟诽岢隽恕胺e極推進城鎮基本公共服務由主要對本地戶籍人口提供向對常住人口提供轉變”的工作思路。
                                                   
                                                  實際上,在過去十幾年時間里,各地在戶籍制度改革方面已經有很多試點,戶籍制度存在的主要問題以及改革的重點和難點已經比較清晰。戶籍制度改革牽涉醫療、教育、養老等保障制度,現在迫切需要的是一個具有全國統籌、頂層設計的改革方案。
                                                   
                                                  對現行戶籍制度改革的最大制約,就是與戶籍制度掛鉤的社會保護體系,包括社會保險、社會救助和公共服務。正是由于這一原因,要徹底完成戶籍制度改革必須通過全國統籌的改革方案。如果某一個地區改革,讓常住人口和戶籍人口的福利和公共服務均等化,就會形成一個福利洼地,所有的人都會流到這個地方來,地方財政肯定沒辦法承受。
                                                   
                                                  以前鄭州的戶籍制度改革就提出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方面一體化,最后改革難以推進,以失敗告終。這種與公民身份相掛鉤的社會保護、公共服務改革,涉及不同地區之間、城鄉之間的利益關系協調,它必須要有更高層次的統籌,全國一盤棋行動。如果全國各地的基本福利一致,戶籍改革的難度就會小很多。
                                                   
                                                  新京報:現在社保由地方政府提供。如果全國各地福利一致,地方政府在標準設置上會存在很大爭議。
                                                   
                                                  都陽:這就需要在社會保護體系的設計與義務分擔中更好地厘清中央和地方的關系。
                                                   
                                                  在一些基本的社會保護提供方面,如基本養老、基本醫療和基本公共服務(如義務教育),中央政府可以承擔更主要的角色。比如現在新做的一些社會保障,像新農保、新農合,有些是縣級層次統籌的,統籌層次很低,跟地方政府的財政能力關聯就很大。如果將社會保障的統籌層次提高到中央層面,全國一個標準,這樣戶籍制度改革的難度也會小很多。
                                                   
                                                  新京報:2013年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曾宣布,三年之內完成戶籍制度改革。今年發布的《關于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給出的時間表是到2020年。時間表的調整從側面反映改革難度超過此前預期。當前戶籍改革的主要困難是什么?
                                                   
                                                  都陽:改革制約主要來自幾個分割:城鄉分割,地區分割還有部門之間的協調。要做好這幾個統籌不是很容易。因為改革不僅僅取決于措施,還涉及意愿和執行,涉及部門利益調整,地區利益調整,涉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關系的調整。
                                                   
                                                  目前,有很多社會保護項目發揮著類似的功能,但其管理卻分散于多個部門,如果把這些項目和管理進行合并,可以讓資金使用發揮更大的效率。比如醫療保險方面,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現在歸人社部管,另外兩個部分歸衛生部管;社會救助方面,除低保外,其他一些類似低保的社會救助項目也在并行運作,這些類似的項目和職能是可以整合的。
                                                   
                                                  戶籍改革成本很多計算不恰當
                                                   
                                                  新京報:把統籌層次提高到中央,改革的阻力似乎迎刃而解了。但中央財政如何消化這筆支出?現在戶籍制度改革讓地方財政壓力增大,無法消化成本的說法很多。
                                                   
                                                  都陽:我認為大家過多關注戶籍制度改革的成本,很多計算都是不恰當的。所謂戶籍制度改革成本,就是給一些原來沒有福利的人提供更多保障,但這些人本來是應該有保障的,所以不能完全稱之為成本。
                                                   
                                                  而且,如果采用漸進改革思路,財政壓力并沒有達到那么可怕的程度?,F在社會保障最重要的三個部分:養老、醫療和社會救助,其實中央財政給地方政府的補貼已經負擔了大頭,大概在60%以上。如果把現在的社會保障制度系統化、規范化,提高統籌層次,中央財政的能力是可以承擔的。
                                                   
                                                  另外,大家對戶籍改革的收益估計不足。戶籍制度改革能帶動勞動力市場發展,促進勞動力進一步流動,它帶來的收益是非??捎^的。
                                                   
                                                  新京報:怎么評估戶籍制度改革可以帶來可觀的收益?
                                                   
                                                  都陽:這個收益可能被很多人忽略了。之前有人做過一個研究,美國的非法移民并沒有享受本地福利和公共服務,但是卻對美國的經濟產生了很重要影響,提高了美國經濟活力。我們的研究也表明,如果把改革措施做到位,通過促進勞動力的進一步流動,可以帶來效率改善和生產力提升。每年大概能促進經濟增長1.6個到2個百分點。也就是說,即使GDP增速在5%-6%,這項改革也能帶來相當于1萬億-2萬億的收益,完全可以抵消所謂的改革成本。
                                                  亚洲无码久久